公司新闻

您的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失速300天的江淮大众

时间:2019-03-26编辑: 点击率:

汽车评论  近日,国家开发银行旗下投资平台国开国际投资,对江淮股票给出“清仓”建议。目前,江淮股价已经跌破净资产,如果超过两年不盈利,江淮有可能成为ST股,面临退市风险。

在此前江淮发布公告称,其第二大股东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将在未来6个月内,计划减持不超过2%(约3780万股)的股票(建设投资总持股7.1%)。在股市回暖时,遭二股东大幅减持,表明资本市场对江淮的未来信心不足。

资本的担忧并不是空穴来风。在二股东减持江淮股票的同时,大众集团在德国总部召开的2019年度投资者大会上表示“有意调整在华合资企业持股比例”。

“大众方面向江淮施压了4次,但江淮方面并未有人表态。”一位消息人士透露。对于大众对股比调整的风吹草动,上汽集团立及以双方“未磋商”刚了回去。但大众在华另外两家合作伙伴——一汽和江淮,直到现在仍保持着沉默。

在大众2019年度投资者大会上,大众汽车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对于江淮大众首款产品思皓E20X,为何未按原计划在2018年第三季度上市时表示,E20X的一些技术参数与预期标准尚有差距,目前正在调整和测试。然而,从去年5月思皓E20X下线到现在,江淮大众合资品牌思皓已经沉默了快一年,远超出正常的产品下线上市时间周期。

“我们就是埋头干活,产品什么时候上市是市场部决定。”一位江淮大众内部人士对汽车表示。并且,在这不到一年的时间中,江淮大众市场部已经搬到北京办公,全权由大众员工接管。该内部人士表示,目前江淮大众的销售准备工作已经展开,但思皓E20X何时上市是由市场部决定。意味着江淮大众合资产品的上市与否、何时上市完全掌握在大众手中。

失速300天的思皓

回顾江淮与大众的合作,环顾着别人所不及的光环。不仅两国总理亲自牵线站台,并且是首个中外新能源合资企业,开启了中国汽车工业新合资时代。

作为具有示范意义的工程,江淮大众的成立获得政策的一路“绿灯”。2016年9月8日双方签署合作备忘录、2017年5月23日合资项目获发改委批准、2017年6月1日签署合资协议、2017年6月14日签署投资协议、2017年6月29日江淮大众新能源汽车项目开工、2017年12月21日江淮大众纯电动合资项目获商务部批准、2017年12月22日江淮大众汽车有限公司成立、2018年4月发布合资品牌SOL(思皓)、2018年5月首款产品思皓E20X下线。

从项目获批准到首款产品下线,江淮大众仅仅用了一年时间。然而,从思皓E20X下线距今已经超过300多天仍未有产品上市的动向。江淮大众项目从一路狂飙到近乎停止,这样的变化着实让人吃惊。

仔细分析,江淮大众“失速”的背后,正是政府明确放开汽车合资股比限制时。在思皓E20X下线的同月,发改委明确2018年起逐步调整中外合资汽车企业的股份比例以及最多注册两家公司的限制,并且最先放开的是新能源车企。大众占得了新能源合资企业不受两家的限制,但却错失了股比调整的利好。

被忽视的江淮大众

江淮与大众的合作,在外界看来是中国新合资时代的开端。但从现在项目的进度来看,其明星项目的光环已经暗淡。

在江淮大众新能源汽车项目开工动员大会的同一天(2017年6月29日),大众汽车在北京召开的大众品牌电动车媒体沟通会上并未提及江淮大众项目。2018年年底,大众汽车向外界展示6款插电混动车型,并且计划到2020年将推出10款新能源车型,国内七大工厂将陆续导入MQB平台插电混动车型生产线,而这些规划中同样没有涉及江淮大众项目。

江淮与大众在新能源领域火速合作时,大众也紧锣密鼓的推出一系列新能源汽车产品抢占中国市场。只不过江淮大众项目的产品迟迟未落地,而大众品牌新能源产品接连不断的排队上市。这背后的原因,除了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持续增长外,或许还有新能源汽车双积分政策推迟实施的原因,让大众不再迫切需要一家新能源企业降低企业燃油值。

曾今,大众汽车品牌中国CEO冯思翰表示“江淮大众的合资以技术交流为主”。然而,思皓首款产品E20X亮相时,有媒体评价为“假大众,真江淮iEV7S”。对于外界的评价,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从合资公司成立到品牌推出,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研发出一款全新的车型?”

此次大众调整股比风波,上汽的表态显然底气十足,一汽集团作为大众进入中国市场的“引路者”被调整股比的几率也不大。并且从市场影响力来说,上汽集团和一汽去年分别销售大众集团产品206.5万辆(含斯柯达)和207.7万辆(含奥迪)。作为大众在华的左膀右臂,大众想调整这两家的股比,远比想象的艰难。但作为刚成立不久的江淮大众,没有成绩和技术资本的江淮,在谈判桌上很难掌握主动权。

门不当户不对

对于和大众的合资合作,江淮显然抱着极大的期待,但江淮自身却很难有拿得出手的谈判筹码。

2018年除轿车同比增长41%、新能源汽车增长125%以外,轻型货车、多功能商用车和大型货车有所增长外,其余细分市场销量全部下滑,其中销量增长最多的新能源汽车主要依靠政府和共享租赁大客户企业采购。

从2016年开始,江淮已经连续3年销量下滑,其中2017年、2018年销量分别同比下降39.51%、9.48%,乘用车分别同比下降39.5%、12%。净利润也是逐年下跌,2017年净利润4.32亿元,同比下滑62.38%,2018年净利润预计亏损7.7亿。

根据江淮发布的2018年业绩预估报告,去年江淮将亏损7.7亿元,亏损原因除行业不景气产品销量下滑外,江淮表示“受部分合营企业项目正处于费用投入阶段,尚未进入销售运营等因素影响,投资收益较上年同期减少3.5亿元左右。”

江淮所指的合营企业项目正是江淮大众,据不完全统计江淮前期已经投入15.75亿,作为一个新品牌,产品上市后到实现盈利仍需要一段时间。此外,江淮为蔚来汽车代工“开源”项目并未改善江淮的业绩状况。尽管去年蔚来汽车交付达到一万辆,但据报道江淮为蔚来代工已经投入50亿,远未实现收支平衡。而蔚来目前仍面临着产品质量、商业模式、企业经营状况等诸多考验,未来还能支撑多久仍是未知数。

江淮大众明星项目的诞生得益于政策,但政策并不能一直为江淮大众保驾护航,在新能源汽车进入市场化竞争时代,一切利益只能凭实力说话,包括股比结构调整。江淮还能沉默多久呢?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Copyright © 2013 乐橙国际游戏乐橙国际游戏,乐橙国际电游首选手机版,乐橙国际亚洲电游首选手机版 All Rights Reserved